为什么传统媒体人对新媒体会抱有敌意

大话运营 大运营,话天下 323 0

我相信所有的传统媒体人,都对新媒体抱有敌意,至少他们一开始是不愿伸出双手率先拥抱的。

譬如《新闻编辑室》,第三季里网站编辑逃去了国外,他们的网站换了帅,然后就是不断升级的矛盾。很好理解,现实中有 Buzzfeed,或者说中国版的微在,哪怕说好奇心日报,他们的新闻或是资讯,很大程度上都有标题党倾向,就只是吸引你点进去。
有一次我看微在的推送只觉得令人作呕,不到一分钟可以编出好几个来“13部你不看就会后悔的电影”、“8个让你的生活变得更轻松的秘诀”、“春节不回家过年的20个理由”,然后我就取消了关注,事实上我已经放在那里很久没有点开了。
是的,缺乏把关人,缺失新闻专业主义,无一不是这些敌意的起因。前段时间,李光耀去世误报,中国各大网媒几乎全部失守,网易新闻连专题都放了出来。我不是想说,中国新闻环境中的纸媒们就做的有多好,但是总归是比网媒们要好些的。
这些敌意,存在在很多方面。也是前段时间,LV 让著名 Fashion KOL Gogoboi 掌管其微博,结果出现了许多关于设计风格、设计师之类的基本错误,一众传统时尚媒体的编辑们争相讨伐。
我不喜欢现在的 Social 和很多的 Digital 广告,每一次热点来袭就多一分不喜欢。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有段时间微信上线了朋友圈广告。几张黑底白字的图上,斩钉截铁地写着自己不会打搅用户的承诺。我在此提及,并不是为了提笔讨伐。它说,广告也可以是生活的一部分,我赞同。
只是在那之后,我便看到了无数的黑块,占领了朋友圈,占领了众多公众号的版面,占领了微博的时间线。无数的品牌,如同回到了小学语文课堂,在老师普普通通的例句下,自以为各显神通地交上了歪歪扭扭的答卷。

这种场景,前几年还不多见,如今却会出现在每一个热点的井号键,出现在每一次明星求婚大婚离婚再婚。去年戛纳广告节上 Jerry Wind 所提到的 Live Newsroom 模式,现在看来更像是一群人等着同一锅料,好不容易等到了,还往同一个方向下筷子,不是撞得鼻青脸肿,就是溅出满身油星,姿态毫不优雅。

我不喜欢社会化病毒,我不喜欢抖机灵,有时我也不喜欢段子手。他们常常太容易了,太轻浮了,让人们笑到眯起了眼睛,忘记了还有更多踏实认真的人和事。

好比在广告里,我喜欢奥妙的 「Dirt is good」。把文案藏在捉迷藏的小孩的衣服图案里,写着「勇敢不是坐在电视前就能学会的」、「泥巴教会你的永远比游戏机要多」,其实就是让家长们放任孩子到大自然里去野,把衣服弄得脏脏的,因为童年本就是应该与大自然亲近。多妙啊,把产品诉求包装成「拯救童年」的呼声。

我喜欢 Guinness 黑啤针对黑人市场推出那支「Made of Black」,从一个不一样的视角,给我们展示了一个远非刻板印象里的黑人形象,他们勇敢、年轻、有力量、富有创造力。

我喜欢麦当劳从前的那句「更多选择,更多欢笑,就在麦当劳」。因为我听广告课老师讲起她大学时的经历,那时麦当劳是个稀罕事儿,对于大学生来说也算是奢侈。一个冬天她们五六个女生在街上走看到麦当劳那个时候的新地,心里痒痒地想要尝一尝,于是派她买了一杯。拿到之后,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那个服务员能不能再给一个勺子,人家便多给了她一个,她犹豫一下又问,能不能再给一个。她说她看见那个服务员在笑了一下,朝她身后看了看,然后抓了一小把勺子给她,说「更多选择,更多欢笑,就在麦当劳」,她说她自此之后都觉得麦当劳暖黄的灯光是冬天里的温暖所在。

我喜欢三全的「吃点好的,很有必要」……认真说下去,能说好多吧。传统广告里,就算是表现平平,也让人很舒服,譬如前段时间 adidas 的「Superstar」。

我喜欢广告中的人文感,它们在表达、在引领、在塑造。

不知是不是我缺少关注,或者是 Social 和 Digital 还在探索地发展。目前的 Social 和 Digital 的广告里,我很少看到人文感。Social 今天「也是醉了」明天「Duang~Duang~」,这些语句的不断重复是在损害表达。 Digital 动不动就做 Html5 页面,很多都是浪费流量的「PPT」。

我是认同「媒介环境学」的,媒介即讯息,媒介即认识论,媒介即隐喻。或许 Social 和 Digital 本身的媒介渠道,就注定它是短频快的、低门槛的,很难承载人文感。

但之前的波兹曼也憎恶电视,认为它所代表的娱乐思维会使得一切朝着娱乐化的方向发展,的确是这样的,《爸爸去哪儿》将童真都开始娱乐化,主席和主席夫人各自拥有了一票忠实粉丝还会经常掐架政治开始娱乐化,结果到目前来看,似乎也并没有那么糟。

很多广告公司都在寻求转型,很多品牌都在赶新媒体的时髦,我希望是我错了。

但目前为止,我还是更喜欢传统广告些。如果你碰巧也是这样坚持,那便任意坚持,人短短一生这么早就能碰到热爱着实不易。过几年如果实在是活不下去,再转去做新媒体呗。你只是换个招式,又不是武功尽费,功底在,练起来没那么困难的。

如果你压根无所谓,恰好又碰上了挺好的机会。个人的私心是,祝愿你能够转变你所看不惯的新媒体的浮躁和戾气,毕竟是条新路,是该有些有本事的人开道,我也相信在将来可能会在新媒体里看到更多自己喜欢的东西。

每次谈及未来,我一想到奇点临近,一看到什么微软出了 Hololens 的黑科技、谷歌设计出了可以杀死癌细胞的概念手环之类的,就觉得:既然十年之后,甚至三五年之后世界变成什么样了都难以预测,有什么好害怕自己没恰巧赶上趋势的呢。

作者:戎在安
来源:知乎

大话运营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